我们不求同情只求理解--打工学生的心里话

时间:2021-04-1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程海霞来自四川省荣县李堰乡,现在西华大学读二年级;何巧来自青川县白家乡,在四川理工大学上三年级。他们都因为家庭困难,下学期的学费无着落,才在寒假留下来打工。他们在

  程海霞来自四川省荣县李堰乡,现在西华大学读二年级;何巧来自青川县白家乡,在四川理工大学上三年级。他们都因为家庭困难,下学期的学费无着落,才在寒假留下来打工。他们在一家叫“石锅耙泥鳅”的火锅店当服务员。

  程海霞说:“我从‘大一’开始打工,主要是因家里穷,利用寒暑假打工,既可挣点学费和生活费,也可锻炼自己,但没想到大学生打工就这么艰难。”

  她说,去年寒假,本想回家和家人团聚,但路费不够,只好在除夕那天出去找工作。没想到,她和另一位同学蒋小兰从成都市茶店子一路步行到春熙路,走了大约十几公里路,跑了近百家餐馆、茶楼和超市,一听说是大学生,别人都不愿接纳,原因是大学生打工工期太短,她们开学走后老板又得重新找人。

  受尽冷落和白眼的程海霞和蒋小兰,脚走肿了,眼睛因饥饿和疲劳而冒金星,两个人在大街上抱头痛哭。直到傍晚,一家名叫“聚星茶楼”的老板才勉强接纳了她们。但是,她们在这家茶楼干了近一个月,老板只分别给了100多元钱就把她们打发了。

  程海霞说,去年暑假情况好些,虽然跑了几十家,但就是这家叫“石锅耙泥鳅”的老板同情她,才在此打工当服务员。今年寒假,她再次来这里打工。她说:“尽管每天白天要站十几个小时,除夕夜吃的是剩下的饭菜,但我还是感激这位老板,他给了我锻炼和挣学费的机会。”

  何巧有两姊妹,姐姐在华东师大读大四,因成绩突出,将保送本校读研究生。他说:“我们两姊妹上大学都是靠贷款,我每年贷款4900元,姐姐每年要贷款6000元。但这些贷款只够学费和住宿费,生活费就要靠我们打工去挣。”

  她告诉记者,她从初中三年级就开始打工挣学费。“虽然不能回家和亲人团聚,但这个寒假我大约能挣到500元,下学期两三个月的生活费起码有着落了。”

  谈起打工的感受,两位大学生都认为打工很苦很累。她们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,吃的是剩饭剩菜,住的更不用说,十几个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,夏天热得难受,冬天又常常冷得难以入睡。

  不过,这两位大学生都认为,打工还是有很多好处,不仅可以挣学费,更重要的是使自己得到锻炼。程海霞说:“比如昨晚,当全城都处于爆竹声声、合家欢乐的气氛中时,我就没有哭,尽管妈妈在电话里哭得很伤心。”

  程海霞和何巧说:“我们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,从小就干惯了农活,苦和累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。我们并不希望得到社会的同情,但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。我们出来锻炼也好,挣学费也好,其实也是为了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,将来毕业后,能够更好地服务和回报社会。”